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[青霄]别来有恙

别来有恙


※单打独斗,仍然到处是雷

※这回真的是青那个霄


玄霄就站在酆都的河畔,红色的光从他的发丝上擦过,正是日落时分。

花落在河里,云天青在他不远的地方,风吹过去,能看清袖子贴着他的手腕,玄霄的手指很自然地蜷着,指节上有些细小的伤口,他不想抬头,这样走过去,像走近那只手。

“久见了。”玄霄开了口。

他的声音很轻,却比一声太息要重,打招呼一样的,是让人想念的熟悉,他抬起手去别耳边的头发,云天青只能顺着那只手,对上他的眼睛,要怎么答,还没有主意,一声“师兄”叫出口,是没有思量好的事情。

玄霄摇摇头,去看更远的云,再晚一些,太阳就会全然...

2018-10-05

【秦明/天九】会有月圆相告

现代AU

墨家流沙非官配乱炖

十分我流,短小浅白,见仁见智


是盖先生和端木医生的场合。


晚上八点的时候起了风。风很大,压过树叶发出蝉叫一样的响声。月亮被云雾遮着,隐隐约约的,下雨是十有八九的事情。

盖聂今天没有带伞。

路上行人不多,盖聂站在路边看着,不像在等人,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刘海被吹到耳后,衬衣黏贴着身体,他表情淡淡然然,仅仅是在路灯的暖光下显得柔和。路灯一盏一盏,延向远方,成为恍惚的光点,都像盖聂手里燃着的那根烟。

有摩托车飞驰而去,带过了一阵更为强烈的风,把烟雾卷了进来。盖聂咳嗽了一声,好似回过神来,闭上眼睛又睁开,然...

2018-09-25

[河霄/青霄]别来无恙

多方混战,到处是雷。


别来无恙


玄字辈的道士有张年轻的脸,一声“大哥”叫下来,仿佛就能成为同辈,在琼华里,要叫声师兄,那个人的声音传过来,喊的是“天河”,隔着冰也清楚温和,他问:“天河,现在找吾,是为何事呢?”

少年人问他:“我和我爹,当真长得很像?”

这个问题来得必然又突然,经由琢磨就会生出牵扯,答案只有两项,心思千丝万缕,云天河问得坦荡,玄霄就答得自然。

“很像的,也有像夙玉的地方。但,还是更像云天青。”

云天河听他说话,就地在旁坐了下来,仰着头去看他。

玄...

2018-09-21

【裘龙】补青天

补青天

※ 《无朝暮》的后续

※ 不加考据地捏造了很多煌帝国相关

※ 十分我流,可能有雷,见仁见智


在沉默中,裘达尔会想起练白龙。

并不是如同等待潮水一般地,等待想起的缘分,裘达尔总是刻意想起他。就像以往抓住根诘草的藤蔓,顺过去就是练白龙的指尖,裘达尔总生出一种念想,抓住记忆了练白龙也能就在眼前。水中月镜中花,他不信邪,时而想起他红雪天里做得一场梦,时而又想起他碗里多添的一片姜。虚虚实实,细细碎碎,那个人的脸全部藏在雾后面,只有声音传过来,喊的是裘达尔的名字,像定海的一根针。

裘达尔怡然自得,阿里巴巴倒是有点搞得心慌,时...

2018-06-20

[裘龙]无朝暮

被lof说有敏感词改到没脾气直接发图8


2018-04-16
1 / 4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