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【百年花组】 无情衷 黑道AU


和纯哥的《奏鸣曲式》同背景 

十分短小不走剧情纯爽CP,欢迎大家无奖竞猜


恼春风

 

 

兰乃はな的照片就挂在那面墙上,和那些前辈们的一样——那正是少女们最美丽的时候,摄影师珍重地拍下来,冲洗好,再装在精致的相框里,由她们的“爱人”郑重地挂上去。仔细算下来,这是她的照片在这面墙上待的第四个年头啦。

 

她面对着那片墙,面对她的那张照片,柔和地静默着,夕阳透过彩窗,映着她的身姿,映出她的倒影。打开镜子看看吧?她动了这样的心思……是胖了还是瘦了?皱纹有没有爬上来呀?兰乃对着那面墙,轻轻笑了起来,闭着眼睛翘着嘴角,再虔诚地合掌倾身——

 

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老话是这么说的,对吧?

花组的头领们也有这样的一面墙,就和小姑娘们的照片对望着,黑白的,发黄的,还崭新的……全部都在。“前辈们会注视你们,守护你们的。”大概就是这样的说法,像解梦的秘密,像巫女的舞姿,一代一代传了下来,就有了神秘的力量,温柔地、温柔地抚过花组的脊背。

 

 

“啊!”兰乃转身合上房门时,发现明日海正在房间外等着呢,在风里,雪椿似的,冷得直搓手,可一双眼睛还是笑盈盈地望着她,像春樱跌进湖中月,那是满怀恋心的小少年——“明日海桑!”她后知后觉叫了一声,去握那个人的手,这么冰啊,这么久……为什么要在这儿等着呢?兰乃问她。明日海还是笑盈盈的,她说“我来求个彩头呀。”说完,又故意地眨眨眼,偷偷把手换了个位置,牵着兰乃往暖处走。

 

“已经开始冷了……之后还要降温,对吧?”

“为什么,要在外面等着呢?”

 

“小兰——”对话被打断了,望海风斗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过来:“小花乃的事情还是需要你的帮忙呀。”她急急忙忙地走过来,还稍稍皱着眉头“小娘这边的事情我搞不明白啊,只能麻烦小兰你了。”

 

“大门你怎么还去掺和小娘的事情啦?”

“好啦好啦,我要快快去帮忙啦!”她被明日海那扬起到夸张的眉毛逗乐了,温柔又戏剧地推了推两个人,提着裙子轻轻巧巧地小跑。“小花乃他们是在那边,对吧?”啪嗒啪嗒跑了几步,又回头,眉眼弯弯地这么问道,又雪兔一样地啪嗒啪嗒跑走。

 

 

望海风斗轻轻地拍了明日海的肩膀,白雾散出去,她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

 

 

冬天迟早要来的。很多避之不谈的事物都是这样,拖不过去混不过去,继续发散想下去,也没意思,就像墨汁滴进清水里——“噔”。然后,兰乃走下了阶梯。

 

时间很有意思,不久之前,她就站在这里,目送兰寿とむ走下庙前二十六阶的阶梯,走进五月的白色的梅雨里,水没过兰乃的眼睛,温和地托起她白色的衣裙和她兰花一般的“爱情”。现在,兰乃走下了阶梯。那些黑白的、发黄的、还崭新的照片迎接着她——殉情一样啊,她的爱情欢送着她。花组的声音在她的身后,同样温柔地、温柔地抚过她的脊背。

 

……

 

 

似海深

 

 

正是傍晚时分,夏风吹过去,亮起街上一盏接一盏的路灯,花乃玛利亚把棒冰掰成两半,说:“我啊,杀过人的。”

她轻轻地说出这个不小的秘密,然后把棒冰递给柚香光,牝鹿般的双眼眨了眨,就像在聊中学时收过的那些情书一样。柚香光接过,她就笑起来,脸上旋起奶油做的梨涡。

“嗯……嗯。”柚香光含着棒冰,模糊地回应着,眼睛望向远方的光点——草莓味的,粉色的,令人目眩的。她将甜味从冰里吸出来,侧过头看向花乃闪着光点和爱意的眼睛,花瓣落在心里,柚香光福至心灵,那是一个柔软的安慰。

就在今天的清晨……晨色未明的时候,小姑娘把她护在身后,抽出腿刀割开了无名氏的咽喉——这不是最好的方式……可她没有办法。鲜血喷溅在花乃身上,她背对着柚香光说:“请你闭上眼吧。”

 

 

 

“我们走吧。”柚香光把吃完的棒冰扔进垃圾桶,对花乃伸出手,之前特地用手帕擦过,干燥又柔软,掌心的凉意传向另一只纤细的手,就算分享。

 

第一次也好,第二次也好……最后一次也好,都只是项链收尾处的小小链环,花乃玛利亚这样对她说,温柔替她挡下要人性命的疚意,用枪支和短刀,爱情和沉默,笑盈盈地保护着她,柚香光想,是不是小小的うらら也早就熟识枪械……可哪个花组的小娘不是这样的呢?她们更早的离开,也就更早的迎接梦魇,一滴眼泪就是一片苦海,吞进去再笑出来。柚香光回忆着和她合作的女孩们,离开的,还未离开的,穿着白色的纱裙,羞赧地等待夸奖,都像晚上看见的星星,精致明亮,熠熠生光。

 

 

   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

   就在今天的清晨……晨色未明的时候,小姑娘把她护在身后,抽出腿刀——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子弹更快地冲了过去,柚香光下了手,血溅在她们的身上,是玫瑰的颜色,不断地变冷变热干涸融解,她看着花乃,抿着嘴微笑,目光再越过去————草莓味的,粉色的,令人目眩的,无数的少女对着她挥手,发出银铃一样地笑声,她终于安下心来。闭眼睁眼,明日海出现在她眼前,那不是现在的明日海……也许也不是花组的明日海,是更加稚嫩的、更加少年的、更加狠厉的……她也带着血污,脸上脏兮兮的,紧紧皱着眉头,用一双眼睛要人性命,而后,她也给了柚香光一个微笑,一个更加稚嫩的、更加少年的、更加狠厉的一个微笑。

 

  当梦境的一切归于黑暗,柚香光分明又看见了自己的脸。


——TBC——
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