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[河霄/青霄]别来无恙

多方混战,到处是雷。


别来无恙

        

 

玄字辈的道士有张年轻的脸,一声“大哥”叫下来,仿佛就能成为同辈,在琼华里,要叫声师兄,那个人的声音传过来,喊的是“天河”,隔着冰也清楚温和,他问:“天河,现在找吾,是为何事呢?”

少年人问他:“我和我爹,当真长得很像?”

这个问题来得必然又突然,经由琢磨就会生出牵扯,答案只有两项,心思千丝万缕,云天河问得坦荡,玄霄就答得自然。

“很像的,也有像夙玉的地方。但,还是更像云天青。”

云天河听他说话,就地在旁坐了下来,仰着头去看他。

玄霄问:“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呢?”

隔着冰也能看清吗?云天河想,冰棱多面,他都看不清玄霄真正的面容,“我有好多有关爹娘的事情想问大哥,就怕大哥嫌我烦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他听见玄霄很轻地说,三个字稳稳落下来,像一个真正的长辈,“你问就是了。”

有好多想要询问,云天河想着,记忆中的双亲模模糊糊,他张开嘴,竟难去问一个具体:“我下山就是为了知道爹娘的事情……真正能知道了,倒不知道该问什么了。”

“天河,没有关系的,想了解的太多,便不止从何提起,这种心境,吾能够体会。”玄霄说:“这里冷,不如你回去想好,改日再来问吾,不必着急,吾自会答你。”

“大哥也有这种不知从何问起的问题么?”云天河听懂了前句,不去接后句,他心中隐隐升腾出一种预感,却也不知该如何描述,他看见玄霄眉间的朱砂,定下心来:“是……也是有关我爹娘的吗?”

玄霄的声音带着笑意,有些无奈的样子,他说:“他们真是能够引起人无限疑问的人啊。”

“但是,天河,你是很好的。”

像他们那样,便不好了吗?他问下去,像是被一团火烧了心,把那句话默念一遍,他又不想知道答案了,玄霄在离他很近的地方,隔着厚厚的玄冰,明明阖着双眼,为什么都能看见呢?

“明日还有早课,快点回去吧。”他说。

云天河站了起来,仿佛离他又近了一点:“那大哥,我们改日再见。”

他说完便转身离去,还未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,云天河问:“大哥,那一天你有没有把我认成我爹?”

玄霄只说:“回去吧。”


评论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