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【秦明/天九】会有月圆相告

现代AU

墨家流沙非官配乱炖

十分我流,短小浅白,见仁见智


是盖先生和端木医生的场合。

 

 

 

晚上八点的时候起了风。风很大,压过树叶发出蝉叫一样的响声。月亮被云雾遮着,隐隐约约的,下雨是十有八九的事情。

盖聂今天没有带伞。

路上行人不多,盖聂站在路边看着,不像在等人,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刘海被吹到耳后,衬衣黏贴着身体,他表情淡淡然然,仅仅是在路灯的暖光下显得柔和。路灯一盏一盏,延向远方,成为恍惚的光点,都像盖聂手里燃着的那根烟。

有摩托车飞驰而去,带过了一阵更为强烈的风,把烟雾卷了进来。盖聂咳嗽了一声,好似回过神来,闭上眼睛又睁开,然后用力吸了一口烟,红火烧得更亮,留下被人踩踏的雪。他转头把它摁灭,扔进垃圾桶里。

烟抽完了,他动了要走的念头。迈步子之前,又听见摩托车的声音贴近又停止,然后一回头,他撞上了一个更为熟悉的声音。

“盖聂?”

 

啊,是端木医生。

 

“这样啊,从国外回来了啊。”盖聂问他,把桌子那边的茶壶拿过来给她倒茶。

“谢谢。”端木蓉点了点头,又招手叫服务员点单:“之后还要过去一趟。嗯,你看看吃什么?”

“嗯。”盖聂接过纸笔:“月儿怎么样呢,还好吗?”

“月儿啊。”端木蓉笑了起来,划开手机,锁屏是她和月儿的照片。“她还不适应在那边的名字,月神她们喊她千泷,姬如千泷。也快回来了,等手续办好了我就去接她。”

“挺好的。”盖聂点点头,把菜单交给服务员:“天明一直很想月儿。”顿了一会后,又说:“那你怎么样呢。”

“你指病嘛,算是治好了。”她答得很大方:“那里环境好,医生让我多待了一阵子。”

“是该好好休养的。”

端木蓉笑了一下:“我是医生,晓得的。”又说:“舍不得吧,墨家怎么样了呢”

“啊,墨家。”盖聂给自己也倒了杯水,倒满了,水溢出来,他放下杯子拿纸巾擦了擦。

“墨家和流沙合作了,张良先生介绍的。其余的,也没什么别的了。”

“张良先生?”

“嗯,说起来,流沙也算他的老东家了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端木医生想到过吗?”

“是我太平静了吗?”端木蓉皱皱眉头:“我还是有些惊讶的啊,不过,也算想到过吧。”

她就是这样七窍玲珑的人啊,盖聂点点头,喝了口茶:“这些时就是争吵多了些,不过,该做的事情都在做,也没什么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很热闹的样子。”端木蓉笑了起来,是真正高兴的样子,但也说不清楚。

服务员走了过来,很有礼貌地询问是哪一位点的梅酒,她同样微笑着接了过来。

“你喝酒吗?”盖聂问她,又改口:“你可以喝酒吗?”

“可以的。”她说:“我是医生,我晓得的。”又说:“让你惊讶了吗?”

“没有的。”他犹豫了一会儿:“有一点吧,虽然有些冒犯,但是端木医生感觉上是那种在保温杯里加枸杞的人啊。”

“也不矛盾”端木蓉说:“不过,我也得说,我也没有想到盖聂先生是会抽烟的人啊。”

她补充了一句:“这就算刻板印象吧。”

盖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轻轻摇头的时候刘海也一起晃动:“让你见笑了。”

“没有的事。”她说:“讲了那么多——那你最近又怎么样呢?”

“我么,说起来也没什么好讲的……盖某人实在是个无聊的人啊。”他揉了揉眉心:“前些时,也就是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吧,小跖那边遇到了点麻烦,和卫庄一起去收了尾。小高不放心就他去。再过几天,还要准备去农家的事……讲下来跟工作报告一样啊,但应该还是很好的。”

“去农家?和卫庄?”

“嗯。”

“因为这个吗?”

“也不一定要个原因。”

“这样,是我冒昧了。”

“端木医生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不如说——我也不知道吧。”

“是会这样,我明白的”端木蓉喝了口酒:“是会这样啊。”

盖聂笑着摇头:“他的确是个很难相处的人。说话的时候是,不说话的时候也是……或许是讨厌我才这个样子,但,也比不相处好。我上次见他的时候,他还是短头发。”

“师兄弟啊。”

“嗯?”

“这就是师兄弟的宿命吧?就像大夫有大夫的宿命一样,师兄弟也有师兄弟的宿命。”

“是吗,真是很玄妙的说法……你最近在看小说吗?什么宿命呢……说起来,他还比我要大一岁。”

“你命由你不由天啊,盖聂。”端木蓉说,这段时间里,酒被她喝得差不多:“月儿也是很固执的,比我还要固执,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小兔子。我治病的时候总会想起来月儿小时候的事情,一面觉得她长大了好多,一面又觉得她什么都没有变,都是顺其自然……发生了的事情。”

她又拿起了杯子:“抱歉,我是不是说太多了,但是……就是这样的事情,你明白么。”

“之前我是那种话少的人啊,在外面待太久了,反倒话多起来了。”

“没有什么的,我觉得这是好事情,你看,我也跟你说了很多。”盖聂拿茶杯与她碰杯。

端木蓉说:“算是朋友了吧。”

他点头。

 

吃完了饭,也没有下雨,端木蓉把头发扎了起来,高马尾在风里,一丝一缕,潇洒又利落:“你要去地铁站么?我带你一程?”

“端木医生,司机一滴酒,亲人两行泪啊。”

“你知道我现在四不救了么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不敢坐我车的人不救。”端木蓉笑起来。

盖聂接过头盔:“我现在知道了。”

风继续吹,吹过云层,吹过树叶,吹过光的影子,吹过端木蓉,也吹过盖聂。

盖聂逆着风喊:“端木医生,骑慢一点!”

她逆着风答:“端木医生救人如救火啊。”

 

然后,他们成为了风。

 

 

—FiN—

 

 

大家不要因为好奇学习盖先生和端木医生抽烟喝酒。


评论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