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[青霄]别来有恙

别来有恙

 

※单打独斗,仍然到处是雷

※这回真的是青那个霄

 

 

玄霄就站在酆都的河畔,红色的光从他的发丝上擦过,正是日落时分。

花落在河里,云天青在他不远的地方,风吹过去,能看清袖子贴着他的手腕,玄霄的手指很自然地蜷着,指节上有些细小的伤口,他不想抬头,这样走过去,像走近那只手。

“久见了。”玄霄开了口。

他的声音很轻,却比一声太息要重,打招呼一样的,是让人想念的熟悉,他抬起手去别耳边的头发,云天青只能顺着那只手,对上他的眼睛,要怎么答,还没有主意,一声“师兄”叫出口,是没有思量好的事情。

玄霄摇摇头,去看更远的云,再晚一些,太阳就会全然落下,会有月亮,也会有星星。

“云天河是真的很像你啊。”

云天青没有再说话,他就继续:“这件事情,是吾早就知晓的。但见了你,又不得不生出这样的感慨,这么久了,吾都快忘了你的样子。”

说到这时,玄霄笑了笑:“他是个好孩子。”

“你来这里,就是要同我说这个的么?”云天青看着他,皱了皱眉头,落日余晖同样闪烁在他的眼中。

“那,你想听什么呢。”玄霄还是在笑,微微仰起头,是在思考的样子:“东海海底比琼华禁地要暗上许多,羲和发出的红光在海中显得很柔和,但,也足够了,鲛人举行典礼的时候会带上夜明珠,我看得见,像星星一样,是很难得的事情。你想听这个么?”

他上前一步,向云天青摊开那只手:“羲和反噬的时候很痛,这些伤有些是烧出来的,有些不是……他在我身边发出剑鸣,我不怪他。”

玄霄停下来,而后握住了云天青冰冷的手:“是望舒,对不对?”

他没有点头,亦没有摇头,玄霄只是看着那只手,续而说道:“你想听这个么?但,我不是来与你争个高下对错的……比较谁受的苦么,很没有意思啊。你不回我想听什么,那吾要问问你,你,又想对吾说什么呢?”

“师兄……”他叹了口气:“哪怕如今,云天青对所做之事仍是不后悔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?”玄霄放下了那只手,似是极累的样子,一张脸冷了下来,又默默地转过身去:“吾也不是来听你说这个的啊。”

“但,你说吧,吾又何苦阻你入轮回呢?”

 没有任何嘲讽或是鄙薄的意思,玄霄这样说着,极为平淡,更像是无可奈何。

这句话那样轻,落在云天青心里,生出一些更重的疑问:“师兄,是天河让你来的么?”

“你也太高看你们云家人。”他看不见玄霄的表情,只凭声音听出一丝笑意,“天河想要的,吾会给。但是让吾来找你……吾可不是这样的人啊。”

“那,那你又为何要如此呢。”

“你这个人真真奇怪,你等吾,是为了那句话,吾来了,你倒问吾为何而来。”

玄霄这样说,那云天青就不问了,他去摸玄霄的手指,一根一根缠上去,又慢慢地,把整个人贴在他的背上,温度从道袍上晕出来,要化了云天青身上绕了近百年的坚冰,“如果,我还有别的话要说呢?”

“那就不要对着我说。”那人挣开他的怀抱转过身来,朱砂在他的额间,艳丽又安静:“我根本不是玄霄,我骗你的。”

“我不过是你久居地府心生的鬼胎,是趁你见夕阳迷乱而生的心魔,这些话,不要对着我说。”

“玄霄,那你成魔又会不会入我心呢?”他要走,云天青就去抓他的手腕,那些话钻进耳朵里,他不在意:“我很想你……我真的,很想你。”

那个人回过头来,似笑非笑,另一只手点上他的眉心。

他只说道:“云天青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”

 

—End—
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