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【韩非/红莲】小小姐

 

※ 韩非/红莲 

※ 可能是骨科可能不是骨科,自由心证

※ 部分私设有捏造

 

当韩家的小小姐要矜贵,要漂亮,讨得父亲的喜爱,现在是新世纪,不讲什么嫡出庶出、子凭母贵,红莲不记得生母的样貌,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,被父亲带去一个又一个的宴会,大手搭在肩膀上,同他人介绍:“这是我的小女儿。”

 

韩家这样的家族,先后都有讲究,她是小女儿,但总要在最先一个,九个哥哥排在她的后面,是掌上明珠,独一无二,足够的资本可以恃宠生娇。那些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美丽女人们不会来,外人内人,一字毫厘谬以千里,这样的想法让她生出微妙的喜悦,像为母亲争得了的应有胜利。父亲欣慰地笑,哥哥们体面地笑,她也笑,是真正的一家人,天伦和乐,让人艳羡。

 

韩非排行第九,是九哥哥,介绍下来离她最远,平日里离她最近,宴会上要待在旁边,做护花使者,一杯一杯酒挡下来,说:“红莲年纪还小,不能喝酒呢。”

韩家人的一句话有很多意思,而韩非的每一层意思都是要她好,都讲长兄如父,韩非是她的九哥哥,那就是她的小父亲。来的人不管知不知晓,都止步于此,微笑同他碰杯,再过一会儿,注意力就会涌向他们的长兄,韩非悄默默把红莲的手拉住,低头和她讲:“待会,待会我带你去看月亮。”

 

这句话从小讲到大,被韩非讲出来就有魔法,隔着窗户就能看见月亮,可这不够,韩非要带她看真正的月亮,那是要避开西装礼服的人海,要穿过旁人不曾知晓的小路,要去吹带着草木泥土气味的风,要握着他温暖干燥的手,要历经九九八十一个关卡才能见到的月亮。

 

月亮不会变的,十二岁的时候,走过那条路要走满二百一十七个步子,红莲仔细数过,现在只要一百六十七步,月亮是不会变的,韩非就站在她的身旁,把精巧的银镯子轻轻往她手上套,轻轻地说:“红莲,不要取下来。”

 

“我知道的。”她说,低头看仍然被九哥哥握着的手腕,另一只手鬼使神差地覆了上来,掌落在指上,至柔至暖。女性总会有些预感,像雨滴落下去就会溅起尘埃,红莲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眼睛,怕滴水穿石,预感成真,宁愿让沉默更久一点。她握着韩非的那只手,慢慢把身体倚过去,头正好靠在哥哥的胸口,在衬衫底下的,是她送给他的项链,蹭过去就能感受到棱角。韩非的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拍她的脊背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

然后红莲什么都明白了,有些话,不一定要说出来,最好永远不要说出来。她在哥哥的怀里,而这是她的十四岁生日,至少不要是今天,明天也好,后天也好,至少不要是今天……韩非去捧那张脸,红莲的眼泪掉下来都要化成珍珠,他终于还是说:“我会回来,我一定会回来。”

 

 

九哥哥走了,也仅仅是走了,韩家的九公子要去求学,说起来就是这样的事情。

小女儿还在,矜贵又漂亮,讨得父亲喜爱,被带去一个又一个的宴会,穿的还是平跟的皮鞋,天真烂漫。


—END—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2 )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