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【冲田组】红蝶

灵感来自天野月子的《红蝶》

初次涉水。


恍惚里,大和守安定看见加州清光周侧燃烧着腥红的风,带着鲜血盘旋着,他的声音和风声混杂在一起,在疼痛的灼热里似模糊似真切。

 

《红蝶》

 

“不要乱动啊,在我说可以之前不能睁开眼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好啰嗦啊。”虽然嘴一定不软,但大和守安定还是难得的顺从对方的动作,静静端坐着。他眼部的纱布被一层又一层拆开,清光的指尖的温热渐渐传递来,和春日的阳光一起,温柔又急不可耐的想要跳入他的眼里。

春天的阳光有这么亮么?安定想着。还未睁眼,红色的光斑就在黑暗里扇动着翅膀。

这大概是最后一层了,他已经能感受到清光指腹的纹路,光斑也似乎更亮了,然后又暗了下来——加州清光用手捂住了他的双眼。

“现在慢慢睁开眼睛”

红斑鲜活过来,那是清光指缝间的颜色,但却在手指离开时更加艳丽。

“啊!”

“喂你突然怎么了啊?!”

安定方才倏地像后闪,正撞到身后的清光。

“蝴蝶…?”

“哈?你在说什么呢?“他正要探头,对方也在此时侧身,略显疑惑的样子,伸手去探他的耳侧“不就在这里么?红色的蝴蝶啊,你的眼睛也要上药么?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” 伸手用力掐了一把脸,清光又去仔细看他眼睛,红色的只有他瞳中的自己。

“本丸的花都还没开呢,哪来的蝴蝶啊?”

被指腹轻轻摩梭着,安定的眼角和心里都浮起一阵痒,被清光这样仔细的看着竟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看样子没事了。”

……

“哦。”

气氛好像因为清光拿下手变得更为尴尬。于是稍过一会清光便起身,准备向审神报告。正要出房间,又觉得落下什么,刚回身就看见安定正盯着自己。

被看得发毛,清光不由得打量了一番自己。自己身上并无异样,而安定的表情不像是寻常的逗趣。

“你到底在看什么啊?”

“你真的看不见么?!”安定几乎是喊出了这句话,蹿到清光身侧,莫名其妙地用手胡乱抓着,“你脖子周围全是红蝶啊!”

他要给清光看刚刚抓到的蝴蝶,松开手时却有一股冷湿的触感。

他分明捧着的,是一滩血。

安定看着手心,又慌忙去看清光,得到的是和他一样的难以名状的眼神。

“安定,什么也没有。”

安定这时定神才看清了,腥红色是从他的袖口里钻出来,从围巾的空隙里钻出来,从清光身上向外涌出,它们机械地扇动着,停息着,围绕在清光身侧,仿佛和清光一起看着自己。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,骗你的!”

他突然笑了出来,伸开那血迹未干的手去整理清光的围巾。

“安心吧你,我的眼睛已经好了。”

红蝶片刻静止,又立即陷入暴乱,喷涌着,奔蹿着,低旋着,叫嚣着要把世界淹没。

可突然,却又消失殆尽。

“清光队长,大和守安定申请回到第一部队出阵。”

 

 

上午时的阳光就很吝啬,昏昏暗暗的透着湿气,下午就是场雨,软软绵绵地下到晚上。虽说出阵之前审神者硬是塞了雨具,但战事将临,防这细雨怎么也是不合时宜。

入了夜的天是蒙了暗红色,混着水汽朦朦胧胧的,也是好看。

清光没空去欣赏,这种天气无疑成倍增添了索敌的难度。

“只能拼一次了!”

面对索敌失败的事实清光也只能放手一搏,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便准备归队。

“咻——”

阻拦清光脚步的是敌方的箭矢,它势如破空,正中清光的小腿。他勉强用刀撑地支住自己,又迫自己站起来。敌方的打刀马上就围了过来,伺机而动。

“切。”

他拔下箭矢,缓缓站直了身子,刚稳住便准备好了战斗姿势

“噢啦噢啦,现在就迫不及待开场了吗!”

 

 

 

  雨下的越发大了,安定也越发焦躁起来,咬着嘴唇的皮,紧紧握着剑柄,臂上的血水混着雨往下滴,羽织红了一片。

  索敌久久未回,安定已经替他带队清灭了敌方,但是仍没收到驻守出发来清光回来的信号。

 “加州清光……不在这里。”

  一番搜寻后的沉默被打破,是和泉守兼定开的口。

  安定看着他,试图回答些什么,话却梗在喉咙里,只能一言不发。

  “你想再等等信号么?”和泉守又问他。

   他摇摇头,又点点头,僵了片刻,向队友们招手示意,牵了马,便往回路走。他一个人在前面走着,看不见雨,看不见光,看不见路,只是走着。

   

   仿佛只是一刹,他突然停下了,即刻踏上马向某处飞驰,他终于说话了。他对他们喊着“你们先回去,我去找他。”

   他看不见雨,看不见光,看不见路,看得见的只有燃烧着的红蝶,像一股洪流逆风而来,不可抗拒的汇向一处——

   

  这是人类所说的心跳么,如此猛烈,如此急切,如此不肯停息?

   

  清光在那里!

  蝶流方向一转,迅速围成了一道屏障,屏障内侧的蝶向中心涌去,势要将其淹没封死。

 “去死吧!!!”

  他跳下马,向那处奔跑着,挥舞着手中的剑斩杀阻挡他的风与蝶,红蝶之流遇剑化血,硬生生被他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血路的尽头仍是血色,清光被血浸透了,用刀撑着自己,不愿因无力而跪在地上。

 “清光?!”

那些猩红从他身上源源不断地像外暴走着,连同被雨水打入泥土的鲜血变得不安起来。

“加州清光!”

“……安定?”清光在恍惚里终于听见了他的声音。

因为下雨,他们身上都已经是冰凉,安定不敢再继续耽搁,扶起清光准备上马。

策马回本丸之时,覆在清光身上的红蝶越来越多,又不断化为鲜血,和雨淅淅沥沥往下淌,他坐在清光后面,半撑他,前身被血浸了透湿,红蝶又不断越到前方,再向安定冲去。他就这样逆着血流往前冲,喉头和眼眶都在发哽。

“不要再次擅自死去啊……”

清光想说些什么,可是却发不出声音,只能锢着他的腰,轻轻拍他后背。

 

回到本丸之后的事情安定都想不起来,在清光送入手入室之后,他便陷入了深红的黑暗里。

 

 

 

 

连绵的春雨催开了本丸的花,她们成簇的开着,吸引不知来自何方的蜂蝶,雨后的芬芳美好的让人昏昏欲睡。

清光醒来的时候,大和守安定正在他的身旁,蜷缩成一团。

虽然已入春,但寒气未去,他就一件单衣躺在地板上,身上冰冰凉凉的。

“!”清光坐起来的动作惊醒了浅睡的安定,他马上起身,又想问他这又想问他那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,就只是着急地看着他,还是清光先开的口:“我已经没事啦。”

“你这家伙别逞强啊!”

看着他肩头仍停着的红蝶,安定可没法相信这句宽慰的话。

“不信你自己来看嘛。”

清光去拉那个人的手往自己这边引,用劲儿不大,扯不过来他,还是安定自己凑了过去,刚过去,眼角就一阵痒。清光吻了他的眼角,又把他抱着,像哄小孩一样拍着他的背。

“喂你搞什么啊…”安定不好意思,又不好挣扎,“要是你没伤我一定揍你。”

“这种时候你一点都不可爱。”

“不可爱就不可爱。”

“真是的,喜欢被这样抱着就老老实实说出来嘛。”

“别自说自话啊你。”

 

“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红蝶就老老实实说出来啊。”

“都说了看不到那种东西。”

 

“害怕我死掉就老老实实说出来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不顶嘴了,僵了一会便将头埋在清光的颈侧,认输地靠着:“……都叫你不要自说自话了。”

 

“我不会再擅自死去了。”

他的声音很轻,但全部稳稳落在安定耳朵里。

 

“你哪来的自信啊。”

 

  清光松开他,又注视着他。

“我绝对不会再擅自死去了。”

  清光周侧的红蝶悄悄地离开他,向房间外飞去,明明在接触到那暖阳的刹那全部化为轻烟散去,但却似欢庆,一只接连一只,如此兴奋地迎接灭亡。

  安定分不开视线去看它们,他忙于与清光四目相对,就像一次郑重的誓约,他不想终止。

   

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他说道。

 

 

 

-完-

 

南桑北川 2015/4/20



评论
热度 ( 24 )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