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雏咲梦

还是神社安定的设定,虽然这个设定不靠谱,但是果然很想写。

讲的是一个做梦的小故事。 

想做清安的极短篇挤牙膏小册子,名字大概叫雏咲梦。

 这篇请和《眠》一起食用 

http://robeleia.lofter.com/post/10490b_7573ccb






加州清光听见了一阵向他而来的沙沙的脚步声。

 

会是谁啊?这么匆匆忙忙。他这样想着,又听见一声“噢啦噢啦”的叫喊。

 

加州清光笑了起来,回头就看见了那个往自己这边跑的人,那个人穿得又红又白,让清光想到了在雪里的梅子。

 

“怎么这样喊啊?”他问。

 

“我怕我这样子你认不出我了。”

 

说什么傻话呀,清光怎么可能认不出来。管他穿成什么样子,变成什么样子,只要他是大和守安定,加州清光就一定认得出来。

 

“我还真以为你是哪儿来的小巫女呢。”

 

“现在在神社里吗?”

 

安定只是看着他,不答话。被这么看着清光也明白了,他怎样了,那个人怎样了,他都明白了。也不需要问安定过得好不好,他一定是过得不好的。清光叹了口气,轻轻抱住了他。

 

被抱住的时候安定还有点愣神,不过只过了一会,他就笑了起来。安定伸出手回抱了过去,他的手抚上了清光的脊背,清光的温度一点一点从指间传过来,暖得他鼻子发酸——他都快忘了“触碰”的感觉了。

 

我一定记住这种感觉,安定这么对自己说到。

 

就这么抱了一会,安定开口问他:“你还在不在人间啊?”

 

“你在的话,我就去找你。”

 

“说什么傻话,你怎么能找到我啊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不如我来你梦里找你。”

 

清光越对他笑,安定越觉得身体里像是有雪在融化。雪的冷融在心里,雪的水化在眼里,他想把眼泪堵回去却无济于事。

 

“怎么说我要来你就哭啊,再哭我就不来啦。”

 

安定不停用手抹着眼泪,可它们还在往下淌,他没办法了,只能用手捂着眼睛。

 

“再哭就生锈啦。”

 

清光遍说,遍移开了安定遮住眼睛的手,他吻了上去,一点一点地止住安定的眼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安定………”

 

“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大和守安定没有再哭过了,加州清光却也没有再来过,

 

在神社的年月里,大和守安定已经梦遍了春夏秋冬草木鱼虫,梦尽了今夕往昔杨柳依依。

 

却再也没梦见过加州清光。

 

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6 )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