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beleia

沉舟侧畔千帆过,苦海无边万字坑。

【苏靖】有一种冷叫萧景琰觉得你冷

·又傻又白,OO带点儿C

·∠( ᐛ 」∠)_

·题是瞎起的,文是瞎写的

·新司机的小破车,观众老爷给点儿鼓励呗?

 

  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。

  银针扎在梅长苏的手臂里,治愈他痛病。太医看着他,萧景琰也看着他。他也看着他——吞进去会怎么样?遇火寒毒变黑,化成渣,总归是平安无事的。手臂半截晾在袖子外边儿,也不冷。手心渗了汗。他没想多久,太医便走了。房里就剩两个人,萧景琰不说话,就握了握他的手,他指尖儿比梅长苏凉,就那样拂过去,在梅长苏不好意思之前又抽走。站起身来,又垂着睫羽看了一眼,解下衣裘,轻轻巧巧给他披了上去。然后,便轻轻巧巧地想走了。

  这么急去哪儿呢?梅长苏轻声问,手抚着萧景琰的脖颈,玄色的领口擦过去,冷冷清清的。

  太医有话要交待的。萧景琰轻掰开他的手指。梅长苏有点儿不乐意,摩挲了一会儿。干脆就在这儿说了呗。想了想,又问他:“还过来么。”话咬在萧景琰的耳畔,耳垂就马上红了,梅长苏蹭过来,“过来么?”

 “诶。”萧景琰点点头,拍了下梅长苏的背,终于是要出去了。

 “诶~”梅长苏笑得眉眼弯弯,看他开门关门。然后,然后笑就停了,他就那样躺下来。毛领蹭着他发痒。玄色的领口,冷冷清清;萧景琰的手指,冷冷冰冰。

  坐起来的时候萧景琰便回来了,脸上的表情无甚变化,咳嗽了两声,还是不说话。梅长苏把他拉过来,他便乖顺地坐下,眼睛不知看往何处。手还被梅长苏握着,不自觉地就纠缠起来。他的另一只手抚上萧景琰的眼睛,指腹温热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梅长苏问。

  “没怎么,这几天变天你别冻着。你今天就穿薄了。”

  “别生气啊。”他去吻萧景琰的指尖儿,嘴唇细细碾着,慢慢捂着,有些撒娇的意思:“我不冷的,喏,景琰的手比我还冰。”手指再抚上嘴唇,也是冰的,怎么比我还冷呢?梅长苏吻上去,颇有种逆转之感。

   和萧景琰?还是和林殊?有声音这样问他,不依不饶——他就闭上眼,继续吻着,舌尖儿只是舔上的唇瓣,萧景琰便开始发抖,多可爱啊。

  “别生气啦。”

  “没生气。”萧景琰用手抹了抹嘴唇,又定住了,没有动作也没有表情。“林殊啊。”他叹气,手慢慢环住了梅长苏的腰,又说“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怎么觉得我俩说的不是一件事呢?梅长苏任他抱着,亲吻他发鬓:“好,好,没生气。太医说什么了呢?”也没指望回答,把萧景琰就往怀里带,唉——怎么还是冷冰冰的呢。

  “说你暂时不会死。”

  “我当然不会啦”梅长苏轻拍着萧景琰的背“也不走了。”

  “就是变不回林殊的样子啦,景琰还要不要我啊。”他咬着萧景琰的耳朵,说得轻巧无比,谁明白呢,他多故意。烛火颤颤巍巍的,萧景琰也在他怀里发抖。梅长苏总归是林殊的,作为林殊葬雪梅岭也甘愿——活着回来了,也该是好的。三个月的林殊,他也算做够。萧景琰的手攥紧了衣衫,橘色的光影在他的手臂上撩人心魄——可偏偏林殊贼心不死,梅长苏蠢蠢欲动:“景琰还要不要我呢?”

   景琰,我是哪个呢?

   一千根针到底是吞了下去。

   沉默太久。梅长苏依然吻着他,却不甚专心,心里盛了梅岭的雪,似有暗涌。快答我呀,吻变得急切。萧景琰却松开了手,从梅长苏怀里剥离开来,静静看着他,萧景琰的眼睛也是梅岭的雪,白色的,黑色的,炙烈的,哀艳的。这个问题不清不白,他的眼睛也不明不暗。眼泪掉下来,也无甚动静。萧景琰明白他的意思,他自有连梅长苏都不知的玲珑心思。

  “你要我选么?”

   一个问题,总不至于哭的。传说鲛人泣珠,珍珠白,帝袍黑,格外相称。萧景琰的眼泪落在梅长苏脸上,在心里作苦。

  “你选哪个?”萧景琰问,便吻过去,用唇舌去渡那千根针。

   他连吻都认真,不闭眼,睫羽上挂着珍珠粉,虔诚又细致,也无羞赧也无他想。他贴着梅长苏的嘴唇问:“你选哪个?”

   问题被抛回来,令人懊恼,可萧景琰的吻太受用,问他么?他不知道,太矛盾了。林殊总归是好的。梅长苏毕竟是个无奈之选,可这么说却也泛着苦——竟有些不甘心了。不知道,就抖个机灵:“你早就问过我了,靖王殿下,我选你的。”他去擦萧景琰的眼泪“景琰陛下,我选你的。”

  太狡猾了,那就顺着台阶走吧:“先生当真?”干脆学坏一点儿,手搂住梅长苏的脖子,依葫芦画瓢地咬字吐句:“我倾慕赤焰少帅,却又将我的谋士当作良人,先生不再考虑考虑?”萧景琰话说得放荡,却无端沉重,声音闷闷,眼色沉沉——他学不坏,还是给了答案,在烛火里,在怀抱里,在阴差阳错的深情里,有些放肆地想解开梅长苏的心结。

  谁会不爱萧景琰呢?

  

 

   一辆小破车

好羞耻啊,心好累啊(。请大家小红心小评论给我一点爱。

 

评论 ( 8 )
热度 ( 49 )
  1. 孤臣孽子Robelei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他的长刀要归于他的剑鞘

© Robeleia | Powered by LOFTER